文化
唐湾新闻>教育>雅鲁藏布江畔的坚守

雅鲁藏布江畔的坚守

2019-11-03 18:15:11 阅读量:2141 作责:匿名

■辉煌的70年奋斗新纪元——万里边疆教育

世界上有许多关于教师职业的观点。

有人说,"老师、信使接受职业也是为了消除疑虑";有些人还说,“这是世上最光荣的职业”。

对于在祖国西南边陲学校西藏墨脱县北本乡小学任教的34名教师来说,教师职业意味着一种责任。因为,哪里有老师,哪里就有书的声音;哪里有书的声音,哪里就有学校;哪里有学校,哪里就有国旗;哪里有国旗,哪里就有中国。

这是西藏2442所学校之一。这所学校的老师总是说他们是最普通的。因为即使在中国最完整的地图上,人们也很难从西南到南方注意到这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被称为“背崩”的地方。

这里距墨脱县城28公里,距自治区首府拉萨753公里,距北京天安门广场3382公里。

要了解这里的老师,首先必须了解这里的道路。

莫伯恩没有办法。这片土地在藏语中的意思是“莲花”,秘密地在青藏高原的东南角绽放。喜马拉雅山三面环山,雅鲁藏布江沿着山延伸,使它成为一个孤立的“积雪孤岛”。

从1961年10月该线路被勘测到2013年10月正式通车,墨脱成为中国52年来最后一个高速公路县。

2016年暑假,刚从拉萨师范学院毕业的熊丹丹背着旅行包和手提箱来到北本乡小学校门时,已经没有力气了。

攀登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口(Mira mountain pass),穿过排龙自然屏障和通脉自然屏障,穿过海拔4728米的塞吉拉山,穿过加龙拉隧道,熊丹丹一路颠簸在雪山森林深处。因为这条路是沿着雅鲁藏布江修建的,所以这条路的许多路段一边靠近山,另一边靠近悬崖。如果你从最窄的地方探出头来,你会看到碎石被轮胎碾压,滚下悬崖峡谷。

从北京到上海,乘高铁仅需4小时28分钟。从拉萨到北本乡753公里,熊丹丹后退了四次,坐了四天。她从未晕车。她“晕倒了,胆汁流出来了,这比她第一次高原反应要糟糕得多”。

墨脱位于亚热带,受印度洋暖流影响,春夏持续降雨,冬季大雪纷飞。泥石流、滑坡和雪崩等自然灾害是这里的常客。墨脱的道路一年到头都被切断了。

“当你来到墨脱时,过去在拉萨生活的经历将毫无用处。这里的一切都将打破你对西藏的一贯理解。”一位经验丰富的老老师告诉熊丹丹。

至于墨脱的“经验”,白马村北本乡小学的副校长比熊丹丹富有得多。

在她的记忆中,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为了接受完整的小学教育,她不得不步行去林芝八一镇和她二年级的朋友们一起学习。当她与家人分离时,朋友们一起哭了。

他们拿着柴火、刀子、干粮、背包和被褥,从县城1100米的高空出发。他们花了几天几夜穿越亚热带雨林,然后爬上了4500多米的多雄雪山。当他们的脚被血浸透,他们的血水泡破成茧,当水蛭在他们身上留下几十处伤口和疤痕时,他们走出了墨水浴池。

几年后,许多学生又回家了。

“让孩子们不再遭受我们在那些日子里遭受的苦难”,这是伯曼和他的老师在这里教书的最简单的原因。

背崩(Back collapse),位于雅鲁藏布江岸边,海拔仅700米,但被高山和雪峰环绕。特殊的环境使得这里雨水充沛,云层中充满了薄雾。就连散落在坡地上的木巴民族的木质建筑也好像覆盖了一层薄纱,就像仙境一样。

站在北本乡小学的校园里,向西南望去,有一座钢索桥--解放桥。这是雅鲁藏布江经过大弯后流经中国的最后一座桥。

目前,中国已经与14个陆地邻国中的12个签署了边界条约或协定。大约90%的边界已经划定,大约10%的边界仍在谈判中。这所边境学校就在这10%的边境附近。

国家主权有一个宏大而深刻的主题。

在北本乡小学,34名教师和202名Mba学生用读书的声音守卫着祖国的每一寸土地,向世界宣布我们的主权。

当我来到这里时,熊丹丹的第一课是了解学校的文化主题:学习做人和保护我们的国家。

“没有人要求我们的小学‘保卫我们的国家’,但这是我们的想法和行动。”白马库姆的语气很坚定。

升旗和上课是其他学校最常见的事情,而在北本乡小学,这意味着保卫国家的每一寸土地和保卫自己的国家。

每周一早上,山上的云雾还没有散去,这对学校来说是一个庄严的时刻。伴随着一首响亮的国歌,戴着红领巾的学生向鲜艳的五星红旗致敬。所有没有加入队伍的老师和学生都向国旗致敬。在白马村看来,这样的共同行动充满了师生“保卫祖国”的强烈情感。

这所学校每周每班有两节国防教育课。这门课没有特别的教材。老师是32岁的士官曹石雪,他来自离学校不远的边防模范营。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人们就知道北本乡小学教师短缺。边防模范营的官兵自愿在学校教书。营地前后的几十名“兵师长”年复一年地被传递给了曹石雪。

“一年级学生,教他们认识国旗;二年级学生,教他们理解中国地图和土地的概念。三年级学生,教他们理解麦克马洪线和八大英雄的事迹……”曹石雪非常熟悉国防教育课程的教学内容。

曹石雪每天在一周12节课结束后来到学校。穿着橄榄绿,他在校园里脱颖而出。曹石雪说,他非常高兴看到孩子们围着中国地图,指出了首都北京和他们的家乡。

离学校几百米远,有一个烈士陵园,在那里埋葬了为祖国献出生命的边防战士。在这个国家没有战争,但是在边境关口有牺牲的时代,有30名边防士兵死在这里。他们的敌人是洪水和山体滑坡、毒蛇和水蛭。每年清明节期间,学校的老师和学生都会向最可爱的人致敬,并把他们扫地出门。

“在后崩溃时期,士兵和教师有着同样的责任——保卫祖国,让祖国的下一代更加富裕。”曹石雪说道。

士兵意味着牺牲,牺牲青春,甚至生命。在后面崩溃的时候,老师没有。

时间可以追溯到2006年9月2日清晨。北本乡西朗村的老师桑杰顿珠陪同7名学生和几名家长到小学报到。

一行人走出西朗村一英里,到达经常发生山体滑坡的公路。

这里的道路泥泞滑滑,最窄处只有30厘米。在布满杂草和老鼠的峭壁的一边,碎土和岩石不时落下。在另一边,一个长满灌木和杂草的峡谷会不小心从悬崖上滚落下来。

在如此崎岖的山路上,15个人至少要花半个小时才能穿过这个超过100米长的危险区域。桑杰顿珠果断地决定:“你应该快点,先走。我在后面给你看。如果有危险,我会打电话给你。”

看着学生和他们的父母一个接一个安全通过危险路段,桑杰顿珠才松了一口气。这时,传来一声巨响。他头上的山体滑坡滚了下来,来不及逃跑的桑杰顿珠瞬间被泥石流吞没...

父母哭泣,孩子哭泣...成人和儿童都不顾一切地挖石头、泥巴...

当村民们把血腥的桑杰顿珠从泥里挖出来时,垂死的人留下了他最后的遗言:“学生——最近怎么样?”

"年轻,只有28岁,还没有结婚。"北本乡小学副校长Dorje renqing回忆了这位同事。

泥石流从背后崩塌并不罕见。“走着走着,碗大了,锅大了石头掉了下来。在这个时候,你不能逃跑。你最好站在原地,看着石头朝哪个方向落下。”多杰·仁青的声音渐渐沉了下去,“但这一次已经太晚了。”

停顿了一下,他补充道,“桑杰顿珠是个好老师。”

语气严肃。

后来,桑杰顿珠被追授西藏自治区模范教师称号。他唯一的照片挂在学校道德教育室的墙上。人们把他埋在他背部塌陷的地上,这样他就可以永远看着他的学校和学生。

这个世界需要英雄和更多的普通人。

像桑杰顿珠一样,小杨镇13年前初中毕业后来到波东村当代课老师。那时,她年轻活泼,喜欢在门巴郭庄跳舞。东坡村有一名教师和一所学校。小杨镇是一名教师和护士。两栋木屋,一栋用于上课,另一栋用于宿舍。

村子里只有20或30个家庭,教学点只设一年级和二年级。一个教室里有30多个孩子。当一个年级在课堂上时,另一个年级将自己学习。体育课的两个年级一起去,做早操,从国壮跳到玩游戏。一群快乐的鸟在手掌大小的操场上飞来飞去。

青春转瞬即逝,皱纹悄然而至。2007年,乡镇学校被合并和替换了11年。下课后,小杨真成了一名公立教师,并成为一所乡镇小学的生活老师。日常工作不再站在平台上,但仍然琐碎而沉重。小羊镇从未去过西藏以外的地方,甚至拉萨。“我的一些学生已经被大陆的大学录取了。现在他们是老师和警察。他们见面时仍然尊重我。”

这是她对教师幸福的理解。

对于北本乡小学的变化,没有人比多杰·仁庆更有发言权——41岁的多杰·仁庆在学校工作了20年。

11岁时,他第一次走出墨脱,步行去林芝上学。十一年后,他从拉萨师范学院毕业,步行回到墨脱,只带了一位老校长和两位老教师。

由于条件困难,学校很难留住年轻人,他们经常被迫停课。每当老师放假时,孩子们和父母都会去学校问:“老师走了吗?他会回来吗?”

我刚到的时候,多杰·仁庆也想离开。但是很快他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这是我的家乡,我需要有人来做这项工作。”那是1999年。从那以后,多杰·仁庆一直在这里。

当时,墨脱学校的条件是西藏最艰苦的,老师也是最艰苦的,但是这里的孩子必须有老师来教。坚持在这里办学的意义在于:让现代文明渗透到中国的每一寸土地。

老校长罗仁青是多杰·罗仁青最崇拜的人。

1976年1月,任青·罗布(Renqing Rob)受上级任命,在北崩乡北崩村修建一所私立小学。校长和老师自己摘了旗子。升起国旗的旗杆是一根竹子。当粉笔不够时,木头被烧成了木炭。

渐渐地,老师们,从一个到两个,三个,四个;学生,从25岁到30岁,51岁,73岁;教室,从两栋竹木房子到木石房子。在老校长的领导下,在全体师生的努力下,学校越来越好,在墨脱乃至林芝都声名鹊起。

2009年,在北本乡小学工作了33年的老校长退休了。当多杰·仁青第一次来到学校时,老校长的话让他至今还记得:“要成为一名教师,首先必须负起责任,并有强烈的责任感。”

“尽管老校长这一代人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但他们有强烈的责任感,受到学生和家长的高度尊重。”多杰·仁庆说。

在他20年的教学生涯中,多杰·仁青做了很多事情。然而,让他对教师“责任”这个词有最真实理解的是海拔4200多米的多雄拉山口。

那是2002年11月初,多索拉雪山开始下雪。多杰·仁青(Dorje Renqing)由学校任命,从林芝区教育局获得一批远程教育设备。汽车把设备运到米林县的排场,从那里有必要找一个搬运工。

这个设备体积小,重量轻,背好,被人抢走了。有一个直径1.5米的卫星接收盘盖。没人想带着它。多杰·仁庆主动捡起来。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这个设备的价值。他必须把它带回学校。

雪山上的道路崎岖不平。当没有风的时候,“卫星锅”背上的重量很轻。当提到山口时,强风呼啸着,像被向后推一样逆着风推着“卫星锅”。每一步,它都必须咬紧牙关呼吸空气。

一转身,正好顺风。“卫星锅”压力很大,多杰·仁青(Dorje Renqing)突然被强风摇摇晃晃。幸运的是,就在快要从悬崖上掉下来的时候,后面的学校厨师用锐利的目光抓住了他。

如果你跌倒了-"那你现在正在面试别人"。

那一刻,死亡如此接近。那一刻,他明白老师的肩膀上不仅背负着知识,还背负着两个字:责任。

2006年8月,在贝尔发明电话的130年后,直到贝尔崩溃后,电话断线的历史才结束。又过了三年,手机有了信号,直到2016年宽带网络才接通。

从那以后,北本乡小学似乎一直按着快进键,大步走向现代化。

大楼、宿舍楼、教师周转房、食堂,新建一个;运动场、文化墙和校园绿化相继竣工。教室配有电子白板,办公室电脑与网络相连。

2018年教师节,学校特别邀请老校长任青罗布回来。

老校长小心翼翼地把校园转过来,对伯曼孔和多杰·仁庆说:“你把学校管理得很好,老师和学生都很好。由于党和国家的政策,现在学校有了这样好的环境和条件。学生没有理由不学好,老师也没有理由不学好。”

在多杰·仁青的记忆中,以前的课堂教学是一块黑板、一支粉笔和一个教案。老师在舞台上讲话,学生在舞台下看书。英语和科学课开得不好。音乐、体育和美术课缺少教师。然而,每个老师都很努力,尽了最大努力。几乎每年,大陆的每所学校都有学生报名参加西藏初中班。

学校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老师的责任一点也没有改变。

仅仅教了三年,熊丹丹就成了学校教学的骨干。她年轻时对学生很严格,学生们“除了校长,最害怕的是熊老师”。

熊丹丹记得自己。她也是一个来自云南山区的孩子。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她的父亲在外面工作,她从初中开始寄宿。她一直缺少父母的陪伴。她对她的学生有深切的同情。

山村里的大多数学生性格内向,胆小怕事,不敢说话。熊丹丹要求每个学生在课堂上积极发言。他举起的手越少,她就越容易点名。作为二年级的班主任,她“强迫”学生一两天洗一次澡,每天换袜子。在她看来,“养成生活习惯比学习习惯更重要”。

然而,她也有年轻教师特有的宽容。例如,下课后,她会微笑着看着孩子们大喊大叫,玩手游。在她看来,只要有正确的指导,手机游戏就不是祸害。

今年母亲节,许多学生主动给熊丹丹写小纸条,其中一个说:“熊先生,母亲节快乐!”看着孩子们稚嫩的笔迹,她既开心又感动——有趣的是,在她结婚前庆祝母亲节是多么的可能。令我感动的是,“孩子们真的把我当成他们的母亲”。

数学老师任锡斌2015年来到这里教书。当他在高中的时候,他想成为一名教师,但是当他上师范学校的时候,他有一点动摇——当一名教师既辛苦又累人。

“但当我最终成为一名教师时,我仍然感觉良好。教书育人真是一种成就感。”任锡斌参加了四个毕业班,其中几个进入了初级班。他特别高兴。“这里的孩子和外面的孩子之间还有差距。基础不是很好。我们应该慢慢教他们。”

在桑杰顿珠,在他曾经任教的锡让村,经过13年的牺牲,他的前学生梅多克接过了接力棒——今年4月,北本乡小学在这里开办了一所幼儿园。梅多克经常想到桑杰顿珠——她终于成为了像他一样的老师,她想成为像他一样的老师。

当你是老师时,你必须自己做每件事。每个人都有几个角色。

学校里有十名男教师,既有液压的,也有电气的。

在工作日,老师和学生使用山上的泉水,这种泉水把竹子分成管子,使泉水变得又甜又脆。然而,这里雨水很多,当雨下得很大时,山泉水变成了泥水,不能饮用。

男老师在屋顶上设置了一排排雨水沟,用水桶接住雨水储存起来,以保证老师和学生的生活用水。

当地停电频繁,男教师拔掉柴油发电机以确保教室照明。食堂里的电磁炉和电蒸锅不能用,男老师必须卷起袖子,用泥造炉子,用斧头砍柴。

女教师也不容易。

中国老师桑吉·旺姆兼任学校仓库管理员。食堂里的米饭和面粉蔬菜由供应商供应,每周运送一次。由于经常开路,仓库货架上很容易储存蔬菜,如土豆、卷心菜、冬瓜和整盒猪肉罐头。如果截止时间很长,货物将无法送达,“厨师将不得不从普通人那里购买食物,以确保学生每餐有两个肉菜、一个蔬菜和一个汤”。

学生们住在离家很远的地方。学校在一月份有一个“大周”和四天假期。对许多孩子来说,学校就是家。

“学校有两名全职终身教师,但事实上,每位教师都扮演着父母双方的角色。”“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伯曼康说。

在没有假期的周末,老师会陪孩子们独自学习、阅读课外书籍、玩游戏、玩球类游戏、帮他们洗衣服、洗澡、剪指甲和理发。经过很长一段时间,老师们都成了优秀的理发师——伯曼库姆(Bermakom)拥有最好的技能,几分钟内就可以完成“平头”。多任洁清相对缓慢而微妙地感到轻松。熊丹丹会根据学生的要求“设计”相应的发型...

老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特别密切和纯洁,因为他们几乎不分昼夜地相处。有时候,学生悄悄地把糖果放进老师的口袋。有时候,老师坐在阳光下,很快他的身边就挤满了各种身材的孩子。

Bermakom的手机里满是照片,其中大部分是一对可爱的孩子。女儿上初中,儿子上幼儿园。学校离县城只有28公里,但她经常每两三个月才回一次。丈夫在县小学教书,工作非常忙。明智的女儿照顾她的弟弟。

一天晚上8点钟,我儿子突然打电话给巴马科,自豪地说:“妈妈,我可以用电饭锅煮鸡蛋。”她吓了一跳,赶紧指责他有用电的危险。她的儿子痛哭流涕:“爸爸还在上学,姐姐在上课,家里一个人也没有。我好饿……”那天晚上,她内疚得睡不着觉:“我每天都照顾别人的孩子,但我自己的孩子却不能照顾他们。”

第二天,一位家长来到学校看孩子们,并给孩子们带了一小串葡萄。学生小心翼翼地拿着三个,递给校长——她认为校长和她一样,从来没有吃过葡萄。

这时,巴马科紧紧地拥抱着学生们:"学生们是我的孩子。"

这是深山中的这群老师给予后交换的最好的东西。

许多退缩的人第一次会惊呼:“这是和平的天堂。”但是对于在这里教书的老师来说,他们对风景的好奇心很快就会耗尽。尤其是在晚上,当鸟儿安顿下来,山影空无一人时,声音最大的是昆虫的呼吸。孤独和寂寞涌上心头。

北本乡小学有17名30岁以下的教师,95岁以后的熊丹丹是其中第三年轻的。她从学校回到家乡云南昭通至少四五天,但她仍然“每年夏天和冬天都回家”。她也是母亲的女儿。2018年,学校安装了wi-fi,这样她就可以和母亲的手机视频聊天,并首次向父母展示她在哪里工作和生活。

在雨

北京11选5投注